当前位置:小书屋>武侠修真>大侠寒照雨> 第十章 公主来了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十章 公主来了(1 / 5)

寒照雨急于让雷蒙捎信告知殷福平事态之严重的同时,却不知道,殷福平此时正陷在一个大麻烦里面,居然是有点自顾不暇了。

他的大麻烦来自一个女人,这个女人就是当今皇上以及秦王的胞妹祥云公主龙再青。

龙再青在皇宫内接触的唯一不是嫡系亲属的异性就是殷福平【太监侍卫除外】,他是两个哥哥的伴读,更是他们的朋友,而殷福平又是那么优秀并且英俊的人物,和她也是年岁相当,也算青梅竹马,这个高贵的公主其实早就芳心暗许了。哪知道这个殷福平居然公然抗旨,让自己美梦成空,而且,她是何等人物,何曾受过如此巨大的侮辱,可是自己却总是对他恨不起来。因为他敢作敢为,敢爱敢恨,自己却因此更加喜欢他了。在殷福平被贬的几年了,父皇与皇兄都曾为她物色过一些当朝贤良子弟以及优秀人才。可是她曾经沧海难为水,却是没有一个人看得上眼,眼看着已是二十余岁的大姑娘了,却是春闺寂寞,良偶难寻。

于是,当秦城的诸多事情一传入皇宫,这个公主居然再也沉不住气了,一是为了见见那个所爱之人,一是为了瞧瞧热闹,这个公主居然微服出宫,也向秦城赶去。

而天下之事,居然蹊跷得很,还没到秦城呢,刚到宁城,两个人居然遇在一起。

宁城易通酒楼内,殷福平、唐九江,何猛刚刚在一楼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,就听二楼有喧哗声响起,紧接着,一蓝一黑两道身影便从楼梯上一边打斗着,一边信步走下楼来,那个黑影人是个青年人,高额骨,深眼窝,一张红彤彤的脸膛,却是陌生的很。那个蓝衣人,白面无须,鹰鼻鹞眼,却是一个中年,而这个人殷福平他们三个倒是认识的,他正是祥云公主府上的总管太监谢宁祥,因为祥云公主自幼不爱红装爱武装,她的手下也大都会些拳脚,而职位越高,武功就越是厉害,这个谢宁祥本是江湖有名的江洋大盗,被仇家逼的走投无路,这才不得已自宫做了太监,巧的是,自宫以后,这个江湖汉子不但生理上变化不小,胡子慢慢脱落,说话声音开始变得又尖又细,就是性子也彻底变了,开始从一个放浪形骸的大盗转变为一个奴颜婢膝的奴才。可是无论怎么变化,他当年一身武艺却没丢下,因为宫中寂寞,他习练又勤,此时他的身手要比进宫前高了将近一倍。

当年谢宁祥就是横行无忌,而今更是步步紧逼,那个黑衣青年虽然武功也是不弱,但是似乎出道未久,被这个老江湖逼得节节败退,谢宁祥尖声道:“你是沧浪山庄杜沧浪的门下么?一个小辈,居然跟老子指手画脚,真是活的不耐烦了。”那青年沉声道:“你这个不男不女的老匹夫真是欺人太甚,真以为小爷怕了你不成?”

谢宁祥一听他说自己不男不女,竟敢揭自己伤疤,竟不再搭话,手下攻势却蓦地凌厉起来,看来他以抱定不死不休了。

那青年人刚才已经是相形见绌,步步后退,现在更是在淋漓的攻势下自顾不暇,被杀被辱看起来只是个时间问题了,大堂里吃饭的人都纷纷站起,给他们二人留足了场地,能躲就躲,能散就散了,当然,也不乏一些爱看热闹的人远远的站在一旁,或指手画脚,或评头论足。

纵使谢宁祥是公主手下的大太监,但光天化日之下,要杀人,殷福平是不能坐视不管的,他朝何猛打了个招呼,何猛跟随殷福平日久,当然深阴其意,立时站起身形。

“虎帝”何猛在七大铁卫中武功仅次于有“神钩无敌,小李将军”之称的“豹祖”李岸,脾气却比李岸暴躁多了,他刚欲飞身前去架开打斗的二人,就见一道白影忽然有二楼翩然跳下,身手敏捷迅速,宛如一只大鸟。白影翻飞之际,已与谢宁祥战在一起,一白一蓝两道身影来往穿梭,快似矫兔。平常人只觉得两个人武艺相当,似是不相上下。而像殷福平等几个阴眼人却是不难看出,游斗的二人中,谢宁祥虽然能够勉强应付,却似有手忙脚乱、应接不暇之像,而那白衣人却是行姿潇洒,很是从容。甚至每每碰到店中物件,他还不但能够在化解对方招式之余,或把这个凳子挪挪位置,或把那个桌子轻轻推上一推,就好似他就是这家酒楼大掌柜似的。

大约过了一个更次左右,却听白衣人一声轻笑,在他的凌厉攻势下,刚才还是得势不饶人的谢宁祥居然被人空手夺下他手中短刀,那个青年这时才得以喘上口气,却是满脸涨红,显然心下也定是惊骇不已。这时,才看清那白衣人的模样,却是一个晴朗俊雅的中年修士,他身材不算高大,但器宇轩昂,玉树临风,他面目也并不严肃,但却自有一种冷傲的威严。

谢宁祥显然认识这个人,刚才不可一世的气焰马上被一副低声下气的嘴脸所掩盖,他躬身轻声道:“原来是浪大侠在此,小可刚才冒昧鲁莽了些,还望浪大侠见谅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