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书屋>武侠修真>大侠寒照雨> 卷六一剑无涯追往事 三贤有幸遇良人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卷六一剑无涯追往事 三贤有幸遇良人(1 / 5)

第二十一章公主发飙

寒照雨想要请求慕容子秋的事情说简单,却也不难,但是,如若这件事不是慕容子秋出面,却是有点棘手。原来,龙朝现在边城长辽城【之所以说是现在,实在是因为乐朝未独立之前,边城为雁城,而今雁城,遂城等七个城市已被燕君临占领】的总兵叶玄空原是慕容子秋做燕云道经略时的书童,【也就相当于现在的秘书】,因为慕容子秋文武双全,这个叶玄空自是强将手下无弱兵,也在那几年在慕容子秋身上学了许多本领,后来,在与单于赤步宥的作战中屡立战功,曾被封为雁城总兵,在燕君临谋反时就已是燕云道总制,边关总兵虽然与总制平级,但总兵却须受总制节制,所以他虽是平级调动,权力却更大了许多。可是,他空有一腔热血与神勇,却是只因经略秦无庸纸上谈兵,书生误国,当时贸然出兵,误入敌军埋伏,使得全军几乎覆没,而叶玄空侥幸捡回一条命,后来却被连降五级,从一个从二品的总制降为七品营官。

后来,雁南开渡江北上,他就在其手下效命,因为作战勇敢,更有一雪前耻的决心,在战场上更是骁勇无匹,势不可挡,后来,论功行赏,被封为骠骑大将军。后来只因为雁南开被指定谋反一事遭受牵连,后被下狱,这个叶玄空和吴昊相交莫逆,是吴昊恳请秦王殿下,才在雁南开被处死后不久释放出来,去年才又被霍丞相保举,做了长辽城总兵,有着边关与京都官吏比之地方大一级的惯例,他这个总兵实际位居从二品。这个叶玄空可是当年雁南开手下第一悍将,而他平时最佩服的三个人依次是慕容子秋、燕泰来、雁南开,而他相交莫逆的朋友也有两个,分别是吴昊与司徒允辰。

如今,秦王狼子野心已露端倪,寒照雨怕吴昊先行一步,如果他说服了叶玄空,让其投靠了秦王,局面会相当不利,所以,他才出此下策,来汉山找慕容子秋帮忙,希望能尽最大的力度说服叶玄空。

那一天,慕容子秋没有应他,却在第二天他下山时,托审不飞交给寒照雨一封信,那信,自然是写给叶玄空的,寒照雨大喜,知道这一趟没有白来。

寒照雨一行走后,在他们身后,走出一个风神健硕的老者,只见他白须白发,一身白袍,迎风而立,恰如一名仙风道骨的老寿星,而他,正是慕容子秋。

慕容子秋有儿有女,也有许多门生子弟,儿女很出色,弟子们也大都是名满江湖的人物,但是,放眼几十年的宦海与江湖的历程,无论怎么算,叶玄空都该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个人。他像是自己的子女,但是比自己的子女还要亲切,他更像是自己的门生,但却比他所有的门生都要亲近,如果说,慕容子秋一生的艺业与风神,叶玄空是最了解自己的那一个人,也是为人处世最和自己脾胃的的那一个人。

其实,慕容子秋是很清楚的,即使自己不写这样一封信,叶玄空也不会追随秦王的。无论是得闲还是路过,叶玄空经常来汉山看望慕容子秋,而这几年,也曾对自己这位老前辈,老主人探讨过如今的天下局势,因为叶玄空曾经与秦王有过征战千里,同生共死经历,他对秦王还是很了解的。这是一个心机深沉、心思缜密、心雄万夫、野心十足的人。在承运大帝登基之前,叶玄空就曾预言过,如果秦王殿下不被黄袍加身,则必反。

叶玄空有这样的预言,也自然有自己一套应对,秦王即使对自己有救命以及知遇之恩,但是,他却不会盲从于他的,叶玄空的理想是做一个精忠报国的将士,当然,他也想做誓死报恩的义士,但是,那却是有底线的,忠臣与义士之间,不可规避之时,他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。

所以,慕容子秋本不想管寒照雨这档闲事,因为,已经预知结果了,自己又何必多此一举,而他之所以最后决定写这封信,实在是因为,在信中,他根本没有提及其他,只是告诉他,过一段时日,如果自己心情好的话会去长辽去一趟而已。

慕容子秋决定去一趟,实在是出于对这位门下的关爱,因为如果真到了鱼死网破的时候,叶玄空与秦王翻脸,虽然他也算文武双全,但是,论实力,他是远不如秦王殿下的,而论智谋,他又怎会是吴昊的敌手。真到了那个时候,恐怕就是涉及叶玄空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了。慕容子秋虽然已是归隐于山林,但面对叶玄空的危机,他也是不能绝对做到无动于衷的。汉山下,泓源桃林。

桃花灿开如初,伊人何处?

在这桃林里,埋着的不只是寒照雨的挚爱,还有许多当年的战友。纸钱飞起,烈酒入地,寒照雨欲哭无泪,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那里。

春笛与雷蒙正在孟可可墓前焚香磕头。

祥云公主她们现在在桃林外。往事依依,不堪回首。当寒照雨大踏步走出桃林之时,他没有回头,但是,他的心已经湿了。

寒照雨来汉城当然不只是为了拜见慕容子秋与拜祭孟可可而来,他来汉城其实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。昨天晚上,师姐雁云珊告诉他,南宫金在总金木堡上个月的账目时,发现在东方木生前那最后几天,他曾与一个人做了一批很大的原铁生意,而这个人就是汉城著名的铁匠农冶水,农冶水本也是金木堡的大客户,可这一次他要的量特别大,几乎是往年的几十倍。事出反常必有妖,而且,本来寒照雨已开始怀疑秦王已经在某一个秘密基地打造军械,而种种迹象其实已经开始正是这一点,这个农冶水大肆购买原铁也许就是铁证,而找到这个人,也是如今的重中之重。

农冶水的铁匠铺在汉城南郊,那是一个很大的场地,看起来规模一定不小,而去里面打探消息,去人多了似乎不太好,而且还时刻跟着一个公主。于是,寒照雨几人就在附近找了一个茶馆临时休息,却命令雷蒙一人去了铁匠铺去找农冶水。。

寒照雨几人刚刚坐定,就听有人说道:“听说了吗。我们汉城府的知府和总兵都换了,据说,新来的总兵还是我们汉城府本地人呢。”

又有一人道:“嗨,还不是一样换汤不换药,走了赵老爷,来了钱老爷,这个扒三层,那个扒三尺,恐怕与现在的那二位爷一路货色。”又一人接过话茬道:“这次可能不一样了,听说这两个人都是殷大帅的老部下,殷大帅前几年被乾宁那个皇帝老儿贬到盐城做知县,那里来往的买卖人说‘殷大人可是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官。’”

有人又道:“殷大帅可是擎天保驾之臣,那个皇帝老儿居然为了自己那个狗屁女儿要生生拆散大帅夫妻,当真无耻得很。”

“殷大帅和殷夫人都是在刀山剑雨中拼打出来的生死夫妻,其实皇帝老儿那个娇生惯养的狗屁公主可比的,那个乾宁老儿,简直是瞎了狗眼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