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书屋>武侠修真>大侠寒照雨> 卷九 一波未平浪又起 双雄相会燕始来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卷九 一波未平浪又起 双雄相会燕始来(2 / 5)

还好寒照雨已从手下的暗桩那里得到了令未岷率众前来中原的消息,而他们,此时也正在彭城附近,于是,几人决定,由百里布衣与上官无意二人前去跟踪令未岷。而寒照雨却和欧阳儒鹏一同回了寒宅,因为现在,寒宅已是秦城现在最热闹的存在,宝藏的传说似乎妇孺皆知,寒宅又怎能太平?

就这样,四人简单洗漱之后,晚上睡在知府衙门。

一大早,寒照雨、欧阳儒鹏二人在府衙吃过早饭,便牵马走出府衙,昨天晚上是深夜到达,倒是未感觉出什么,今天早上一上街,才发觉,而今的秦城已是人满为患,以前骑马而行的路上,叫买的,叫买的此起彼伏,人头攒动,竟是比之平常的集市还要热闹,牵着马走动都略显拥挤。

几乎是步行着才刚刚出城,前些日子被秦王府的炮火轰得一塌糊涂秦山上下,已是扎满了帐篷,那些野营的人似乎还没有睡醒,乌压压一片帐篷交织成一道奇异的风景,却是只见帐篷不见人,而近前时却能听到里面传来的此起彼伏的鼾声,二人骑上马,不时绕着帐篷穿行,因此脚程倒是慢了不少,到达寒宅只是,已是太阳升起老高了。寒宅四周,有许多甲光霍霍的士兵在来回逡巡着,而寒宅门口,却有十几个江湖大汉分成两排,雄赳赳、气昂昂的站在那里看守,倒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,正门口,有两个衣着鲜亮的中年人正拭目以待,看到二人骑马而来,更是远远就迎了过来,这两个人正是书剑盟的大当家“书公子”卓远航与二当家“剑公子”帅一帆,看到二人率众而来,寒照雨二人急忙下马,卓远航的手下识趣的接过缰绳,寒照雨、卓远航四人抱拳施礼,卓远航道:“贤弟,为兄可是给你看了很长时间的家了,今天你既然回来了,那就免不了要叨扰一顿酒喝了。”

寒照雨大笑,道:“好说,好说,二位哥哥先请进府,府中小弟自会略备薄酒好好招待二位哥哥的。”

一行四人旁若无人的走进寒府,府中一应家人都在,寒照雨吩咐厨下先去做菜,而此时,下人已经把茶沏好,四人份这才宾主坐下。

寒照雨道:“二位哥哥辛苦了,看来宝藏一事倒是把二位哥哥折腾的够呛。”

卓远航苦笑道:“谁说不是,本来二弟已经把欧阳五爷请来,本来是来这里勘察宝库的,谁知来了这么一帮人,倒是不敢马上着手了。”

欧阳儒斌在灵机宫本家中排行五,所以,卓远航称呼他为“五爷”,欧阳儒鹏听他提起堂兄,就问道:“卓当家,我的五哥现在何处?”

“五爷在秦城总兵府上,前两天倒是来过这里,二十年前那个宝库其实就在秦山脚下,其中宝藏已被人起获,那宝库也被秦王一场炮火炸了个满目狼藉,里面一无所有,空空如也。”

“路上那些帐篷比比皆是,看来有人是要在秦城烧上几把火了,江湖乱局之时,恐怕会有人浑水摸鱼。”寒照雨轻叹。

“这今天,要不是李大人派人协助,这个场子可不是我们书剑盟所镇得住的,这些江湖人,为宝藏而来,可是不择手段的。这几天白天倒还罢了,晚上,这里想要浑水摸鱼、见缝插针的人可是大有人在,现在总兵府就关押着几个夜探贵府的人。”

“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沉不住气的大有人在,只是散播这个消息的人才是居心叵测,让人防不胜防呀。”

“还有更邪的事情呢?你们在路上发现没有,在秦山脚下,曾经‘快活楼’遗址上现在正在大张旗鼓的建造一座祠堂?”

“路上只注意那些帐篷了,这个祠堂倒是没有发现。建造什么祠堂,谁建的?”

上一页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