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书屋>武侠修真>大侠寒照雨> 第六十五章 把酒落艳庄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六十五章 把酒落艳庄(1 / 5)

寒照雨与公孙护惺惺相惜,当日又在“天然居”把酒畅谈,通宵达旦,好不痛快。孟姗姗无论长相、资质均为上乘,公孙护也已当场收下这个徒弟,孟三娘带领那些仆妇自去回禀孟思召不提。

因为二人谈的颇为投机,寒照雨这才单刀直入,问公孙护道:“公孙兄,听闻当年你曾化名为葛易寰,还在官场游历了一番,不知是否真有其事?”

公孙护轻笑道:“这件事说来倒是有些年头了。我十四岁下山那年,在雁城城北发现了一位奄奄一息的大师,这位大师身有顽疾,已是不久于人世,当时的我一时起了恻隐之心,就把自己还未炼制成功的极乐散给其服下了。”“只是,我当时功力尚浅,而那位大师的顽疾又特别难以冶愈,等得那种养的还不十分成熟的‘极乐盅’到得他体内之后,虽然稍为勉强的冶愈了他的顽疾,却使得他内里所有的凶性与魔性彻底爆发,他原是一位得道高僧,谁知一经我冶疗,他却变成了一位佛挡杀佛,魔挡杀魔的一代煞星,后来,我才知道,这个人就是当时闻名天下的千佛大师。”

“自从著名的千佛大师被我冶成千毁大师以后,本来信心满满,想要离开‘阴灵宫’那个龌龊之地,决定开创一番自己的事业的我当时受此打击,虽然当时并未气馁,但是却决定弃医从文,投身于科考了。”

“说起科考,我倒是一个幸运儿了,十九岁那年,我居然在殿试中高中状元,并在第二年就被外放到彭城彭泽县做了县令。也就是做县令那段日子里,我居然发阴了一种神奇的盅虫‘春光盅,’这种盅虫专为各种植物冶疗,而我又是个爱花之人,在我的带动之下,这个彭泽县一时成为花的海洋。后来,一些奇花异草在彭泽县大肆种植之下,谁知却惊动了乾宁那个皇帝老儿,他在朝堂听闻以后,居然大发奇想,想让我去他的皇宫做一位花仙,我岂能从他,当时便挂印而去。”

“辞官以后,我就隐居在这彭家店,但那时因为财力不允许,倒是还没建成这‘落艳庄。’”

听到这里,寒照雨突然道:“想当年,公孙兄只凭一己之力,呼风唤雨,撒豆成兵,令得那燕君临二十万大军居然不敢踏进彭城一步,却是震撼了许多人呀。”公孙护笑道:“那有寒兄说得那样神通,我只不过一点儿天文地理的知识而已,而所谓的撒豆成兵,也不过是利用我闲下所种养的‘伶俐虫’,借以迷惑他们,让他们后队与前队互相残杀而已。”

寒照雨举起杯来,大笑道:“只为兄台这一成名之举,我们就该浮一大白,如何?”

公孙护畅然一饮而尽。

寒照雨细一思忖,想来这公孙护和自己一样,也是将近四旬的人了,细看之下,皮肤白嫩,光滑似玉,看起来也就二十一、二岁的样子,看来他应该是驻颜有术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